太原晋源李琦:从“葫芦娃”到雕艺师的创意人生

太原晋源李琦:从“葫芦娃”到雕艺师的创意人生

中国青年网太原1月4日电 一颗普普通通的葫芦,一经李琦的手便成了美仑美焕的灯饰、吉祥的装饰摆件、别具匠心的钟表托架、暗藏玄机的打火机……这些葫芦被李琦赋予新生命的同时,也成就了李琦的工匠精神。2021年新年伊始,在晋源区武家寨李琦创新工作室,新的一组葫芦灯“锦绣龙城”雕刻完成。灯光一照,光线从雕刻的花纹中投射出来,影影绰绰,别有韵味

今年42岁的李琦,从小就与葫芦结下不解之缘。从他记事起,就和父亲一起学着种葫芦,看着父亲在葫芦上烙画,他也学着父亲的样子拿着烙笔在葫芦上作画,一个葫芦、一支笔,在桌子前一坐就是半天时间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技艺的不断提升,李琦开始不满足于现状。他觉得葫芦作为传统文化中“福禄”的代表,一定还能有更大作为。一次偶然,李琦发现葫芦镂空透光后,光影造型特别美丽,从那时起他就迷上了制作葫芦灯。

这一年,李琦20多岁,他开始钻研在葫芦上镂空雕刻。从烙画葫芦到镂空雕刻葫芦灯,不是一个难度级别。先设计草图,手绘图案,然后用不同的雕刻刀进行雕刻,最后进行打磨。起先是浮雕,然后开始镂空。葫芦是自然生长的,不仅一个葫芦一个样,就是同一个葫芦不同位置的厚度和纹理区别也很大,必须要对葫芦有精准的把握,使不同力度。雕轻一点破不了壁,一旦用力过猛,就会前功尽弃。

李琦说:“雕刻艺术,说得美一些是刀尖上的舞蹈,真正投入进去,一笔一划的过程枯燥而繁琐,雕刻时一不小心手滑,刻在图案之外也是常有的事。至于手上划个小口、小裂子,早期更是家常便饭。如果不是真正的热爱,很难坚持下来。”

20年来,经过无数次失败和尝试,李琦对葫芦了然于胸,不仅熟练地掌握了葫芦灯雕刻技巧,而且从葫芦的选籽、种植、培育、收获都未雨绸缪,什么样的葫芦做什么用,适合做成什么样的灯,李琦都是心中有数的。

风干、打稿、绘图、雕刻、镂空、打磨、喷涂、上色、装灯……一个葫芦到雕刻成为精美的灯具,差不多要两周时间,图案复杂时间会更久一些。

作为一名匠人,李琦对自己的要求很严,每一道线条、一个小圆孔都被他安排地错落有致。这个精细的程度,不是专业匠人很难做到。

在李琦的工作室里可以看到许多雕刻了一半甚至快完成的葫芦灯,堆在筐子里纸箱里。当被问及为什么不继续完成,李琦解释说:“那都是刻坏了的,已经是废品了,舍不得丢弃,可以用来继续练手。如果不是他一一指点那里是败笔,旁人根本察觉不到。”

因为是纯手工镂空雕刻,只要能想得到画得出的图案,葫芦灯都可以做到,而且和工业化批量生产的产品不同的是,没有完全一样的葫芦灯,一百个葫芦灯, 就有一百种美丽。

李琦的葫芦灯既有装饰的美感,也有照明的实用性,内置灯光的颜色也可以调整,只需要更换不同色系的灯泡就可以。到目前为止,作品已初步分为五大系列、上百种花式图案,既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,也有异域风情;既有古典庄重,也有文艺现代。有的迷幻,有的喜庆。

慢慢地,李琦镂空雕刻的葫芦灯也渐渐在业界传开,很多人会找他定制专属的葫芦灯。与此同时,他还设计制作了各种葫芦酒壶、打火机、小挂件、手把件等,有的镶嵌玉石,有的辅以编织品,每一个葫芦都是一份独特又吉祥的存在。

这些年,因为这些葫芦,李琦收获荣誉无数。2019年6月,他的葫芦镂空雕刻技艺,被太原市授予“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 2019年”二青会”期间,太原市文化展示中心在青运村设展太原的传统文化艺术,李琦的葫芦镂空雕刻技艺作为展示项目之一,不少运动员、志愿者在比赛之余来学习体验,他的小葫芦挂件饰品也吸粉无数。2020年12月,李琦被太原市委、太原市政府命名为“太原市第三届晋阳工匠”。

从作为舀水盛酒的工具,到现今逐渐失去了作用,但葫芦在传统文化中的吉祥寓意,在历史沉淀中的正是靠一位位李琦一样的工匠们。传承中创新,发展中求变,让葫芦在当今和未来也大放异彩!(王子瑞 杨润德 梁月仙)

责编:闫宇航